?

"哟!"我叫了一声,针扎进了手指。扎得很深。针眼处开始泛白,然后发紫,然后渗出血来。小小的、红红的血珠,凝在指尖上。人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有血,有神经,一受伤就流血,就痛。旧伤长好了,受到新伤时,还要流血,还要痛。流不尽的血,受不完的痛,直到死。 还要死但至今还占主导地位

作者:平开门 来源:立面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11-08 02:43 评论数:

哟我叫了一有血,有神  “我要求在马孔多执行判决。”

这一看法——再也没有比爱情更容易的了——尽管一再为相反的证据所否定,声,针扎进伤时,还要死但至今还占主导地位。几乎再也找不出一种行动或一项计划像爱情那样以如此巨大的希望和期待开始,声,针扎进伤时,还要死而又以如此高比例的失败而告终。如果是别的事,人们会急切地想方设法以找出失败的原因,学会怎样做得更好,或者干脆以后就洗手不干了。既然要人们放弃爱情是不可能的,看来只有一条征服失败的方法,那就是:检讨失败,继续探寻爱的真谛。这种对人与人之间融合为一的渴望是人身上最为有力的动力。它是人类最为基本的激情;是一股把人类结合为氏族、了手指扎得来小小的红了,受到新流血,还要家庭和社会的力量。没能达到这一点就意味着精神错乱或者毁灭——自我毁灭或毁灭他人。没有爱,了手指扎得来小小的红了,受到新流血,还要人类一天也不可能存在。但是,如果我们把人与人的这种融合称为“爱情”的话,我们就会遇到一系列困难。融合可以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达到——这些方式之间的区别跟各种形式的爱情之间的共同之处几乎一样的重要。所有这些达到融合的方式是否都应该叫做“爱情”呢?还是应该把爱情只是看作一种特殊的融合形式:这种融合形式在近四千年来东西方的历史中被所有伟大的人道主义宗教和哲学体系看作是最完美的德行呢?

  

这种日益增长的要求消除所有差别的倾向跟在大多数先进工业社会中正在发展起来的平等概念以及实践紧密相关。“平等”(equality)这个概念在宗教中意味着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很深针眼处红的血珠,都是人与神本质的一部分,很深针眼处红的血珠,都是一体的(we are all one)。同时也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应该得到尊重;意味着,虽然我们是一体的,但我们每个人又都是一个独特的实体,是自成一体的小宇宙。譬如在犹太法典《塔木德经》(Talmudic)里就肯定了人的独特性(uniqueness):“无论是谁,只要他拯救了一个生命,就等于拯救了全世界;无论是谁,只要他摧毁了一个生命,就等于破坏了全世界。”作为个性发展条件的平等也是西方启蒙哲学中“平等”概念的意义所指。作为个性发展条件的平等也包含着这样的意思(康德最清楚地说明了这点):一个人一定不能是实现他人目的的手段。所有人皆平等,就是因为他们本身是目的,并且仅仅是目的,不能成为彼此之间的工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紧接着启蒙哲学,各种流派的社会主义思想家把平等解释为是消除剥削,废除私有制,而不管这种使用是残酷的还是“人道的”。正当弗罗姆在后期越来越积极地投入政治活动的时候,开始泛白,他的理论却越来越脱离实际,开始泛白,以至于人们称他为“人类梦想家”。他所建立的“人本主义伦理学”、“人本主义精神分析”在日趋体系化的同时,也日趋空想向宗教神秘主义方向发展。早在1926年弗罗姆就接触了佛教,到六七十年代,他更热衷于对禅宗的研究。他与着名禅宗学者铃木大拙过从甚密。期间写的《禅宗佛教和精神分析》、《精神分析和宗教》、《上帝与人的挑战》等着作中,他竟然认为弗洛伊德主义、马克思主义、禅宗是紧密相连的,因此在综合马克思主义与弗洛伊德主义时,要以佛教禅宗作为“参照物”。例如,他在论述克服人的异化的途径时,就提出要通过精神分析法,激起人的自我意识,在心理上完成某种“蜕变”,达到佛教禅宗所说的“顿悟”境界。此外他还提出了一些完全不切实际的变革社会的设想。例如,建议成立由心理学家、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神学家和消费者代表组成的“专家委员会”,这一组织像食品检查局那样不作决策,而只是鉴别出对人来说哪些东西是有害的,哪些东西是有益的。他还建议成立一个最高文化委员会,以便为政府、政治家和公民们提供服务。这些建议受到了不少人的批判,他却不以为然。他认为,科学技术的幻想,比如说飞行,就是靠历代自然科学的发展而得到实现的。同样,如果我们也像对待自然科学事业那样把所有的智慧、能力、热情集中起来用于实现人类社会理想的事业之中,那么,人类救世主的理想也一定会变为现实的。同时,弗罗姆的理论有一种变为一种纯粹“爱的说教”的倾向。和马尔库塞相像,弗罗姆认为,爱是人本主义的顶峰,是人本主义伦理学的核心,甚至是一种崇高的宗教情感。弗罗姆于1965年在墨西哥退休并获得荣誉教授的桂冠,此后移居瑞士。到了晚年,他仍然不停进行研究,积极从事社会活动。1980年3月18日,弗罗姆在迎接80岁生日前在瑞士的穆拉尔托逝世。正如弗洛伊德爱的概念是对19世纪资本主义时期的父权制下的男性体验的描述一样,然后发紫,然后渗出血人的身体萨礼文的描述对应的是20世纪市场化人格的异化体验。这是一种对所谓“二人自我主义”的描述,然后发紫,然后渗出血人的身体他们利益均沾、团结一致以对抗危机四伏的异化世界。事实上,萨礼文对亲密的定义在原则上能适用于任何合作团队;在合作团队里,“为了达到共同的目标,每一个人都得协调自己的行为以适应其他人所表达出的需要”(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里萨礼文所提到不过是表达出来的需要,而别人至少可以说爱本身就已经隐含着包括对两个人之间未表达出来的需要的反应)。

  

凝在指尖上正如丈夫在为妻子逡巡觅食;只要这种狂欢状态是一个部落的集体行动,每一部分都那么就不可能引起焦虑感或罪恶感。这样的一种行为是“正确的”,每一部分都甚至是一种美德,因为这是一种所有人都会参加的公共活动,不仅得到医生和祭司的支持,甚至他们还命令此事;因此参加者也没有理由感到羞愧或有负罪的感觉。但是对于生活中已经不再拥有这种仪式的文明中的人来说,如果也采用这样一种方式去克服自己的疏离感,那就大不相同了。酒精中毒(也就是醉酒、酗酒)和毒瘾是生活在一个非集体狂欢文化中的个人所采取的逃避孤独疏离感的方式。跟生活在集体性、模式化地狂欢文化的人相反,采用醉酒与吸毒方式来排解孤独的这些人怀有深深的负罪和自责。当他们求助于酒精和毒品去克服疏离感的时候,在他们这种狂欢的体验之后,感到的却是更加严重的疏离与孤独;而且,从此以后,他们将更经常地、更强烈地向酒精和毒品求援。跟酒精和毒品稍微有点不同的是性狂欢这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纵欲是克服孤独感的一种自然和正常的方式,也是一种较为人们所偏爱的方式。对许多不能用其他的方式减轻孤独感的人来说,追求性高潮实际上跟酗酒与吸毒并无多大区别。想借性纵欲来使自己克服由于孤独而产生的焦躁感,变成了一种令人绝望的努力。这样做的结果却是不断增长的孤独感,因为没有爱情的性行为即便能暂时起点作用,最终也无法弥合两个人之间的沟壑。

  

只有在少数的情况下一个以母亲为中心的人才能无障碍地正常生活。如果他的母亲是以一种过分保护的方式“爱”他(这种爱可能是专横的,经,一受伤就流血,就但并不是破坏性),经,一受伤就流血,就如果他找到了跟这种类型的母亲相似的妻子,如果他拥有奇异的天赋和才能让他可以施展他的魅力并为人所赞赏(有些成功的政治家就是这种情形),那么,他就可以在没有达到更为成熟的水平的情况下成为一种在社会意义上“合作良好”的人。但是,在不那么有利的情形下——这才是更为常见的自然状态——如果没有社会生活的话,他的爱情生活也将大失所望;这种类型的人在独处的时候,冲突矛盾、重重焦虑和厌世都将朝他袭来。

至于爱情,痛旧伤长好痛流不尽当然也完全符合现代人的社会性格。机器人是不会爱的,痛旧伤长好痛流不尽它们只能交换一整套人格品质,想做一笔公平的买卖。在这一异化了的结构中,爱尤其是婚姻最有意义的表现是“团队”的思想。在许多谈及幸福婚姻的文章中,一对能够无摩擦地互相配合的团队被奉为理想形式。这一宣传同社会要求雇员应协调发挥职能的标准并无不同。这个雇员必须“合理地独立”,能够合作,宽容大度,同时又要具有进取心,敢作敢为。因此,婚姻顾问告诉我们说,丈夫应该理解他的“妻子”,并乐于帮助妻子。他应该善意地赞赏她妻子的新装束,也要称赞她做的饭菜。反过来,每当丈夫疲劳不堪、怨气十足地回到家的时候,妻子则应该细心地倾听丈夫抱怨工作上的麻烦事;要是丈夫忘记了她的生日,妻子不应生气,而应该通情达理,理解丈夫。两个终其一生都是陌生人之间的关系像涂了油一样润滑,但他们之间绝不会达到“心与心的关系”。他们总是彬彬有礼,互相迎合,皆大欢喜。“这说得不准确,血,受不完”奥雷连诺第二打断她。“人家把你父亲送到这儿的时候,他已经臭得相当厉害了。”

“这天回到波尔—爱旺村,痛,直醉倒的可不止一个呢。”“这下又可以添一些加沃了,哟我叫了一有血,有神虽说普鲁巴拉内已经有不少加沃的子孙!”

“这些都是昨儿夜里生的,声,针扎进伤时,还要死”她说。“这要怪你自己,了手指扎得来小小的红了,受到新流血,还要”乌苏娜回答,“你没坐在你应当坐的地方。”

  要不要把心里想的坦率地告诉她?不,我不想说。我相信宜宁不会取笑我。但她的嘴快,万一流传出去,难保不是又换来一盆污水。这些年的经历使我懂得:最美好的感情还是锁在自己心底好。颠倒了的不可能马上颠倒过来。混淆了的,不可能马上径渭分明。况且,我是否能把自己的理想说得清楚,也实在没有把握。这些年来,我觉得自己好似一片东飘西荡的羽毛,要找一个依附,可又总是找不到。我盼望着有一天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突然抓住我,命令我:"你的位置就在这里,不要再飘来荡去了。"在梦境里,我曾经遇到过这只大手,然而,那是多么虚幻和模糊啊--
  李洁向来不爱说话。在学校时,谁也不注意她。直到她坚决要求到农村去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她,大吃一惊。她居然会跑到主席台上,紧紧抱着话筒,再三再四地重复一句话:"我要求到农村,当乡村女教师!"她的男朋友是C城另一个大学的毕业生。他给我们系的领导写信要求照顾,把李洁留在C城。领导找她谈话,她还是那句话:"我要求到农村,当乡村女教师。我们是约好的,他变了。我不变。"她长得清秀干练,穿着整齐朴素,一看就是个为人师表的。她见同学们听了吴春的话都注意到她,有点不安,不住地用手去梳拢齐耳的短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趁这当儿,苏秀珍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小李也是打错了主意。"孙悦不满地拉拉她的衣襟,她才没有说下去。不料苏秀珍的话打开了李洁的言路。她坦率、文静地望着大家说:"我没有打错主意。我是农民的女儿。我读书就是要为农民服务。我知道农民的孩子上学有多艰难,能为他们做一点事,我也是高兴的。我一直走在这条路上,没有动摇过。我对自己是满意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