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怪!你是一个没有脑袋又没有肩胛的人!"他回答我,还在嘻嘻地笑着。 又没有肩胛推开窑门一看

作者:庆阳市 来源:南通市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11-08 02:51 评论数:

难怪你  鄢崮村一夜间大祸临头

凭什么女儿湿翠翘,个没有脑袋盼什么日头期什么红?黑女穿了衣服,又没有肩胛推开窑门一看,又没有肩胛连连叫苦,心想这雨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早不下晚不下,偏偏选了一个与她作对的时辰。梳洗罢了,婆婆来叫吃饭。黑女喊了病秧子起来,一同到婆婆窑里。

  

吃罢饭,人他回答不待黑女说话,人他回答婆婆端了一大笸箩玉米棒子上来。剥玉米,这也是农家里雨天的消磨了。黑女到口的话咽了下去,只好随着婆婆剥玉米。病秧子到隔墙邻家看人打牌去了。玉米去年冬天该剥的也都剥了,所剩的只是一些个尾巴需要收拾。所以,黑女攒住劲一气剥了下去。不到午时,便与婆婆将这点扫尾的活儿做利落了。玉米颗儿收进布袋里。黑女去厦房里放笸箩,我,还在嘻却不想屋角蹿出只灰不溜秋的大猫。这死鬼撞倒了锄把,我,还在嘻"咕咚"一声吓了黑女一跳,一屁股坐进干草里,心如脱兔,"咯噔咯噔"地奔跳。挨了一时,待稍平稳,这才从厦房里走了出来。门外,婆婆一头撞上,见她脸色不对,问道:"你咋了?"黑女对答不来,低着头只顾往自己屋里走。这时院外忽然有人呜呼喊叫着抓捕,嘻地笑其相况不似人声,嘻地笑紧接着几个民兵冲进院来。眼睁睁见是为追一条黑狗。黑女躲闪不及,一头扑倒在婆婆怀里,尖叫起来。那黑狗已是仓皇至极,钻头缩腰,只顾觅路奔逃,转眼上了猪圈墙,翻到邻家院去了。民兵几人又追了过去。婆婆倒想说句什么,黑女却脱走出怀,跑回自己屋里,掩上门子,无声无息了。

  

难怪你《骚土》第五十八章 (2)婆婆少不得自己去做饭。待到饭熟,个没有脑袋隔着门叫黑女,个没有脑袋只听里面格格格一阵笑声,门开了来。婆婆抬头一看,却见黑女收拾得清清亮亮,穿着花红的小袄,条绒的夹裤,俨然出门的装扮。婆婆急了,问:"你咋去?"黑女一扬脸,道:"我回!"婆婆说:"这天阴格撩煞的,咋回嘛?"黑女脸子一吊,不答话,扭着走到婆婆窑里,也不管病秧子回没回来,一屁股坐下,端起碗三口两口扒拉着吃了,撇下碗,便出了窑门。婆婆追出窑门喊叫道:"黑女,黑女,黑女你回来!"说时迟那时快,黑女已经出了院门。头也不回,向着乌朦朦的天空下一条朝

  

北的马路,又没有肩胛踏坡而上。

婆婆忙去牌场里喊儿。病秧子一听老妈的学说,人他回答慌不及地赶了出来,人他回答追到村北的大坡上,往北看去,面前除了又开始落点的细雨,只剩下蜿蜒的一条小路和荒秃的一片光滩,没有一个人影。病秧子冲着黑女走去的马路,"呸"地吐了一口,恶声恶气骂道:"贼婆娘,走,你走,走你妈的腿,走得远远的,死到外头甭回来,老子才叫好呢!"骂罢转身回走,饭不说吃又去了牌场。黑女出了窑门,我,还在嘻扛了锄头便欲下田,我,还在嘻被婆婆后面叫住,死拽活拽地拽回窑里,嘱咐她那病秧子儿搬了凳子坐在窑门前,好歹不让黑女出门。婆婆是个瘦小干枯的小脚老太婆,说话像打夯,实实腾腾,不容她有个分辩处。说来也是,黑女在这个家里熬下去,也亏得有这么个实心的婆婆。

夜里,嘻地笑黑女躺在炕上,嘻地笑想到北舍前她的那前夫郑槐堂,心里随即有了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一种急于向他诉说的强烈欲望。她想好了,明天她就借口回娘家,到北舍村去,找她的那人。那是她最亲最敬的好人啊。想着想着,便入了迷。朦胧之中,难怪你只觉得天色大亮了起来。窑门外头敲敲打打,难怪你随着进来几个婆娘婶子,托着大红的包袱,要予她梳妆打扮。她心里也晓得,这是她出嫁的喜日子。她欢欢喜喜地穿了衣服顶了盖头,然后被富堂婶子领着,绕过几家院墙,爬了几面小坡,没有走几步,说是槐堂家,槐堂家竟到了。扶着她上了炕。她能觉摸出槐堂坐在炕的另一头,朝她这面看。有几个女子进来点灯,讨要枣子花生,槐堂拿了笸箩,一一打发了。槐堂闩上了门,这方踏上炕来,掀了她的盖头。

她格格笑。笑得好响亮啊。扑进槐堂怀里,个没有脑袋说:个没有脑袋"你鬼鬼子啊,可想死我了!"槐堂佯怒说:"你这个疯子,一时又疯哪里了?"说着,竟也无需脱衣解带,裸然横陈地做了起来。这一次,她明明白白感受到下体初交时的刺疼,流了许多热乎乎的东西。槐堂一面做一面说:"你不是个采采(失贞)货,你是个好女人!"听到这话,她或许感激或许委屈,先笑了两声,跟着号啕大哭了起来。她给槐堂哭道:"槐堂,我给你把我那东西找回来了! "槐堂说:"我晓得了,稀麻红的,美得很,你也坐起来看看。"她坐起来,槐堂端了灯照着褥子,她看见身下的褥子上,鲜红鲜红的一大片,像大瓣儿绣花牡丹似地,一骨朵一骨朵地铺陈着。她指予槐堂看。槐堂亦欢喜得无法描画,爱啊爱地叫着,将她紧搂在怀里,搂得她骨头都要折了。她笑得喘不上气来,又觉得下体有些异常,那血红的东西流啊流,不见个歇止。她槐堂槐堂地惊叫了起来。突然,又没有肩胛脸上便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好狠。她睁眼一看,又没有肩胛原来是她的病秧子丈夫。油灯亮着,丈夫立眉狰眼地盯着她,咒骂道:"把你的贼妈日了的,你叫谁氏呢!"黑女立刻悟到,自己梦里头又失口了。也不好强辩,转身捂着脸面,琢磨着梦里的滋味。病秧子恶骂了一时,累了,这方吹灯睡下。黑女这一觉睡得却实在。待天亮,只听得外面啪哒啪哒的雨声响个不停。好一场春雨啊,这里有诗赞它: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